您的当前位置:
年轻的创享投资 如何抓住年轻人的机会
来源:界面新闻 | 作者:dungcong | 发布时间: 2018-03-23 | 28 次浏览 | 分享到:

可以说,创享投资是华南地区之中《王者荣耀》平均水平最高的投资机构之一。


2017年8月底,创享投资联合创投协同办公平台VC SaaS和联合办公空间科技寺,在深圳举办了一场名为“VC王者汇”的创投圈《王者荣耀》比赛。参加了比赛的投资机构有创享投资、启赋资本、东方富海、中美创投等等。


最终,在八支队伍中,创享投资拿到了最终的冠军。当天晚上,创享投资创始合伙人贾珂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出了这项赛事奖杯的照片,并且配文“我们是冠军!”除此之外,他本人也在决赛对决中被评为了 “MVP”。


但回到了创享投资的办公室里,他却否认了对于他自己“日常苦练”的说法。

“虽然最近玩《王者荣耀》比较多,但我其实不算是一个沉迷游戏的人。”贾珂说,2016年起已经开始玩《王者荣耀》,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么现象级的游戏。


“这其实是一个工作和爱好相促进的过程。现在的年轻用户消费能力其实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很多新的热潮都是他们带动的,我们要做到早发现,深体验乃至预判。”他告诉界面新闻。


像这样体验产品的经历,对于创享投资创始合伙人易丽君和贾珂而言并不罕见。自从2014年9月正式成立以来,创享投资筹备了一支2亿元的第一期基金,并把“年轻人爱玩的东西”作为他们的核心策略,从最开始的游戏、泛娱乐领域,到后续的消费升级、科技创新等,无一例外。


在成立三周年以来合计投出的48个项目中,大约70%都进入了下一轮,15%的项目完成了三轮融资。


这其中,创享投资在财务数据上获得最高回报的一个项目是游戏公司摩奇卡卡。2015年,摩奇卡卡在天使轮阶段获得了创享投资的数百万元资金;2016年12月,公司被上市企业富春通信以8.8亿全资收购,这为创享投资带来了近20倍的回报。2017年初,他们又成立了第二期基金,


在原有的基础之外,他们开始另辟蹊径寻找更独特的机会。除了常见的游戏公司之外,创享投资还看中了一些更加泛娱乐的题材。


“我们的项目里面有一家专注女性向小说漫画的的创作社区,叫做豆腐App,”易丽君介绍称。从名字就可以看出App主要针对的用户类型。


一般的VC未必会看中这类多少有些“另类”的初创项目——这都不算是90后用户会关注的领域,更像是00后思维活跃的小朋友们才会看的。但是,现在说到年轻人,眼光已经不能只放在90后了。


“90后是三年前才讨论的内容,现在是95后,很快00后就要登台了。”易丽君表示。


实际上,对于泛娱乐领域来说,00后用户的重要性确实在上升。在2016年12月举行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就提到,“在我们1亿的活跃用户里,25岁以上的用户不到10%,我们大量的用户应该是90后、95后以及00后的用户。”


越来越多的创业项目把95后及00后看成是核心受众,他们之中的大多数正处于20岁左右,消费能力开始迸发。


看中这个机会的也包括创享投资。2017年9月,在成立三周年的年会上,贾珂在台上特意强调了一个观点:“95后、00后需要被极度尊重,我们需要了解他们在干什么,而不是用固有的认知去施加偏见。”


在创投圈中,创享投资并不是一个老牌机构;现在来看,他们也确实希望一直年轻下去。


大潮下的“半创业”


创享投资的成立,一半是机缘,一般是自我意愿。


2013年的一天,还在上市公司掌趣科技(SZ.300315)负责战略投资业务的易丽君坐到了公司董事长姚文彬的办公桌前,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在那之前,易丽君所负责的是游戏及产业链上下游等相关方向的投资与并购。而当时,姚文彬的想法是,在公司原有的战略投资并购业务之外,再成立一支独立的基金,专门布局早期项目。易丽君是他选定的领头人选。


当时的易丽君,已经和投资打了几年交道。加入掌趣之前,她在腾讯工作了7年。2010年,当移动互联网兴起之时,她进入腾讯的无线业务部,负责战略投资工作,并且见证了移动互联网这波发展兴起的全过程。2012年加入掌趣之后,她开始将关注的重心集中到游戏行业。


无论是在腾讯还是掌趣科技,易丽君接触的大多是一些发展到中后期,已经成规模的项目,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对于早期项目接触较少。


“当时的想法是,早期项目的不确定性、风险性较高,所以相对不会太关注;但事实上,我在犹豫之后,发现自己还是比较青睐早期投资,”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易丽君接过了这个担子。易丽君一直觉得,姚文彬对于自己是一个亦师亦友的角色。他在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并没有体现出过多的纠结,只是对易丽君说“放心大胆地去做”。但在后续的复盘中,易丽君才知道,当时姚文彬对这件事情能不能成,自己也没有把握,但他当时并没有表现出来。


“姚总之后在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后怕的,他对这个事情的预期最初其实没那么高,所以现在我们的成绩算是超出了他的预期。”她回忆到。


除了来自掌趣内部的机会之外,当时,易丽君决定“自立门户”,和那阵子的VC独立潮也有联系。


2014年前后,中国互联网企业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多家企业在美股上市,资本市场的情绪也开始变得火热。在大浪潮的推动下,投资圈也开始出现分化,不少原有的投资机构选择往早期投资进行更广泛地布局,来进一步拉动行业的发展。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些在今天名头更大的新兴投资机构开始成立,比如说曹毅创立的源码资本,李论创立的熊猫资本等。创享投资也属于这些新兴VC大军中的一份子。


于是,在2014年9月,易丽君回到深圳,挂牌成立了创享投资。


大旗是竖起来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拉来更多的人入伙。


当时,深圳还在万众创业热潮的门外徘徊,当地的投资圈子里,对TMT行业有很深研究的投资人也并不算多。易丽君把自己认识的投资人名单列了出来,看了几遍后,选中了贾珂这个名字。


很快,易丽君找到合适的时间,直接到贾珂的办公室,对他讲了自己“独立”的打算,并且将自己的规划一五一十地铺了出来,目的就是劝他一起入伙。两人在一些未来的规划上的共识让他几乎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就选择接受了。


这次“自立门户”,易丽君把它形容为自己的一次“半创业”,而贾珂也感同身受:“投资早期项目,我觉得需要一些切身的体会,去感受一个公司是怎么从0到1的,所以我当时也希望能加入到这次尝试之中。”


从游戏到泛娱乐


出于两位创始合伙人对于游戏行业的理解基础,以及掌趣科技作为其LP的背景,创享投资在发展之初就把游戏行业作为其切入点。


然而当时,游戏行业大体正处于一个起伏不定的阶段。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2012到2014年这两三年,手游投资逐步升温,到了2015年的上半年达到最火的时候,游戏发行代理金一路走高。”贾珂回忆到。

那段疯狂的最突出表现,就在于游戏创作者收入的快速飙升。最巅峰的时候,发行商甚至可以开出超过5000万元的高额版权金加预付分成,《刀塔传奇》这款产品甚至达到了流水过亿的成绩。


游戏从业者开始疯狂,在他们眼里,连这种小公司都能做出这么赚钱的产品,自己也能做得比他们好。这种大趋势造就的创业激情,是游戏产业在那几年前狂飙突进的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大公司的入局改变了这一切。正规军的资源储备加上流量红利的减少,使得小团队的生存压力开始陡然增加。原有的投资机会也开始被压缩。


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享投资开始寻找新的机会,从早前的游戏公司中独立出来的,经验相对比较丰富的游戏创作者们成为了他们关注的下一波对象。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先后投出的天上友嘉、钛核互动、摩奇卡卡、黑瞳游戏等等游戏项目,都能够体现这一特点。


游戏行业不断变化,从投资回报来看,现阶段最让他们满意的一个项目是摩奇卡卡。


摩奇卡卡是一家相对的资历较深游戏公司。成立于2011年的他们,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娱乐内容的研发与运营,先后在IOS和安卓双平台推出了《拇指西游》,《大闹天宫HD》等多款热畅销手机游戏。


不过,随着大厂商开始进军手游,游戏玩法不断创新,摩奇卡卡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易丽君回忆说,在这段时间为了推出新玩法,摩奇卡卡将游戏研发周期拉长,成本压力较大,资金链较为紧张,但其产品和运营功底深厚。


在这个状况下,创享投资抓住了机会。2015年7月,他们以一个较低的估值对摩奇卡卡进行了投资,这笔资金也让摩奇卡卡得以把《新大主宰》等游戏推出市场,并且在数月内获得了超过1亿元的流水。随后摩奇卡卡又推出了几款游戏,例如《犬夜叉》,《校花的贴身高手》等等。2016年12月,上市公司富春通信(SZ.300299)以8.8亿元的价格收购摩奇卡卡,创享投资顺利退出。


但摩奇卡卡当初的困难,实际上体现的是游戏行业的微妙变化。在2015年的上半年,易丽君和贾珂发现,从大公司独立出来的人才越发减少,主流投资机构纷纷撤场,单个项目的投资金额也在不断上涨。


易丽君记得,2015年二季度前后,大企业的危机感开始加强,纷纷给内部游戏制作团队加薪,这打消了很多人出来创业的念头。


此外,在她看来,2015年的手游产业其实已经发展成熟,大公司也开始跑步进场,拿出一个又一个的优质产品,例如腾讯的《穿越火线》、网易的《梦幻西游》等。


贾珂说,“在当时,要和这些作品匹敌,需要小团队投入更多的创业成本,但它们的成功率又开始下降,所以机会越来越少,这是手游行业从开荒时期发展到成熟期的一个自然结果。”


权衡之下,两人商量后决定,把投资领域放宽到泛娱乐行业中。


在他们看来,腾讯虽然从财务上是一家以游戏收入为主的公司,但从2013年提出“泛娱乐”概念后,一直在进行泛娱乐布局;包括影视、文学、动漫都是这一方向的体现。


事实上,随着民众消费能力的提升,青少年们也越发愿意把钱花到自己喜欢的领域上。能够围绕着这个方向做好布局,就能够在泛娱乐时代中抓住机会。


观察到这一点,从创建之初,创享投资就开始推动内部关注IP方向的一些动态,从产业链的上下游开始进行提前布局,这要比市面上很多投资机构都要提早一两年。现在,创享投资比较关注的是一些拥有IP资源或优秀原创内容的初创项目。


因此,他们会把眼光放在一些二次元或者文化娱乐内容类范畴的创业项目中,前文提到的豆腐App就是其中一个,此外,这类型的项目还包括了轻文轻小说、动图宇宙等等。


其中,让他们印象最为深刻的泛娱乐创业项目是一个名叫“优他动漫”的公司。

这个项目的主打产品是一款名叫“MUTA”的虚拟歌姬APP,这是一款电子声音合成引擎,所对标的是来自日本的同类产品Vocaloid,包括初音未来在内的一系列虚拟音乐人物就出自这个日本系统。在此前,国内并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研制出类似的产品,但MUTA的出现稍稍填补了这个空白,在B站2017年BML大会上,MUTA的虚拟歌姬嫣汐也进行了表演。


研发出这套系统的,是一名1996年出生的年轻人。在和对方交流时,易丽君和贾珂发现,这个年轻人的某些想法虽然还不太成熟,但对二次元及虚拟歌姬行业已经有了非常深的了解和沉淀。产品思维年轻化,能够迎合年轻人的喜好。这一点已经足够让两位投资人拍板投资。


“这位创业者是A站和B站的重度粉,在二次元世界研究沉浸了很多年。我们和他交流时,发现对二次元世界他已经融会贯通,建立了自己的认知体系。二次元是我们一直关注看好的领域,相信这个项目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贾珂回忆称。


贴近年轻人


易丽君认为,在创享投资内部,她是比较激进的那个人,贾珂则相对比较稳健。贾珂却认为,两人同样激进。


想了想后,易丽君补充:“当我们决定要投某些赛道时,确实是很激进的。”

这种激进在创享投资成立的初期显得最为明显。2014年下半年,创享投资刚成立不久。尽管游戏行业仍有许多不确定性,但他们还是在半年内投下了10个案子。


“在那个时候,一天可能要看10个项目,有时候参加活动,可能会看得更多,从早晨时分作战到凌晨”在那段时间里,不仅看的快,两人的决策同样快速。有时候,在和创业者聊完之后,两人当场就会拍板,决定给出投资。


但实际上,这种一味的快也并不是创享投资的常态。贾珂说:“对于新进的领域及行业来说,我们可能会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如何;看准之后,我们选择投资的决策过程就会很快。


“而游戏,泛娱乐是我们特别熟悉的赛道,我们也非常看好,所以只要创始人对了,我们就会快速投资”易丽君补充道。


激进的另一面,需要稳健来进行平衡。易丽君觉得,对于创享投资来说,稳健体现在投后服务上,这是她认为创享投资打动创业者的卖点之一。


很多时候,两位合伙人所接触的创业者往往只是一些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这使得他们需要更加谨慎地维护好自己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


易丽君用“伙伴”来形容他们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A轮之后的投资,可能机构和项目之间更多是财务上的联系;早期投资不同的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能够建立更深厚的亲密关系。”


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之前,贾珂先让记者等了几分钟。他正和一家被投公司在电话中沟通一些行业信息。


这是创享投资内部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是谁负责的项目,只要创业者找上门来,都要帮助对方解决所遇到的问题。


“有的时候,我连女朋友都会帮他们介绍,”贾珂说这不是玩笑话。在他看来,创业本身就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早期投资者更加需要承担一些心理开解方面的工作,而不是仅仅把创业者当作学生一样去训斥。


红龙娱乐的创始人丁宇就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亲和力强是自己对于两位合伙人的最深刻印象。


创享投资算是丁宇接触的第一家投资机构。作为一名创业者,丁宇一直对于投资人们有种距离感,“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往往会有着一种上下级的关系,很多机构和创业者之间并不是那么亲近。”


不过,在他第一次见到创享两位投资人之后,双方聊的东西就已经超出了业务本身。


“(贾珂)比较喜欢硬件,还有足球。我们当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看见我车上有切尔西的logo,他是阿森纳球迷,两支球队是死敌,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聊了很久足球。”对于丁宇来说,他之后还见过不少机构,但再也没有一个投资人会关注到他的个人爱好。


尽管如此,丁宇在正式商谈业务时,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其实一开始我的履历并无亮眼之处,并且还有过创业失败的经历,当时心里是很没有底的。”他表示,自己接触过的另外一些规模较大的投资机构,在听到他以往的失败经历之后,往往会做出公式化的判断,交谈十来分钟后就草草了事;但易丽君却愿意继续和他交流过去的经历。


“他们比较乐于听创业者的阐述,也对失败看得很透。我记得我们最长的一次聊了三个小时,他们会对我们过去的经历给出一些自己的总结,同时也帮助我们更好地规避问题。”丁宇表示,当时就算没有达成合作关系,自己也觉得这些交流值得了。


除此之外,在后续的交流中,除了对业务发展方向提供帮助之外,贾珂还对丁宇个人的心理状态、生活习惯等等给出过自己的建议。在丁宇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现在更像是朋友,而不是上下级。


另一家被投企业重力聿画的CEO朱宇辰也有着类似的看法。


“刚认识两位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刚毕业的团队,但是他们没有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来面对我们,反而是和我们直接聊起了动画、二次元相关的话题。”即便如此,双方的交流也并不是简单地以闲聊为主。更多的时候,他们会向朱宇辰了解时下年轻人所喜好的娱乐内容;而朱宇辰也会从他们的讲述中,了解到初创团队如何才能将自己的创作能力进行变现。


易丽君认为,要贴近年轻人,就要把自己最快速切换成年轻人,站在他们的角度来体验产品和发现问题。


“做这种投资就是需要每时每刻都能够接受新鲜事物,持有开放的心态。”贾珂说,对于不了解的新鲜事物,自己反而会更感兴趣,更想要去了解清楚,并且从中发现机会;这是投资的一个重要性格导向。


继续年轻


易丽君说,三年过去之后,自己给创享投资的成绩打70分。


这并不意味着她对于基金这几年来的发展还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遗憾。事实上,在泛娱乐领域,创享投资的表现已经可以算得上突出。但她认为,投资行业不停在变动,新的机会也不停出现。打70分,意味着创享投资还有更大的,不断进步的空间。


比如说,现在他们又开始把触角伸向了科技创新和消费升级这些新的领域之中。


消费升级可以说是2017年以来投资圈的最主要风口之一,甚至已经出现了被过度消费的状况。但她表示,创享投资进入这个领域,和风口关系不大。


“更多地我们是在关注年轻人都喜欢的一些项目,像小型健身房、线上减脂等等,这些都和年轻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从喜欢听,喜欢看,到喜欢去做,喜欢消费,其实这和我们看泛娱乐项目的逻辑很相似。”她表示。


投资领域的越发广泛,意味着创享投资作为一家年轻的机构,会越来越多地和市面上的VC展开竞争。对于这个方面,易丽君和贾珂都不担心,无论如何,泛娱乐还将会是他们未来重点关注的一个方向,而目前来看,现在行业的空间还很大。


“这是一个需要10年,甚至20年才生长好的行业,内容的沉淀是需要时间的。”易丽君提到,像《中国有嘻哈》在2017年的爆红,就体现了这种“细分爆款”的趋势;她预计,到了2018年,更多细分品类的娱乐内容会开始成长。


比如说,在2017年,创享投资就找到了一家名为“动图宇宙”的公司,他们作为中国最大的动图分发平台目前和包括微信、陌陌、探探在内的多个社交应用都有合作。


在创享投资看来,动图表情包是最受年轻人喜爱的线上内容之一,动图宇宙集结了很多优质的动图制作团队,能够掌握上游的资源,其服务器调用次数每天也已经超过2亿次,这足以证明他有足够的发展潜力。


与此同时,动图表情包这个行业之中,暂时还没有一个特别明显的行业巨头。从行业到企业,动图宇宙都符合创享投资对于下一波泛娱乐趋势的预测。


另一个被创享投资看中的“细分爆款”来源于抖音最近的火爆。他们投资了一家专门发掘抖音上素人歌手的音乐厂牌“MiaoMusic”,创始人李辉从事中国原创音乐20余年,并在中国最大的唱片公司京文唱片担任总经理,曾与众多音乐人例如崔健,韩红等有合作;目前这个公司一手挖掘,孵化,培养的“1022女声”组合已经有了百万级别的粉丝。


之后像快手,抖音这样的平台,当中的素人会被越来越多地挖掘、包装,实际上这在国外是很普遍的一件事,这是互联网化的一个逻辑,”贾珂说。


三年一个坎,创立三年后,创享投资已经成为了华南地区小有名气的年轻机构。谈到下一个三年,易丽君和贾珂都说,希望创享投资能够成为一家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影响力的投资机构。


然而,现在新基金多了,投资方向更加细分化和专业化,涌进来的热钱也多了,易丽君和贾珂要做的事情还有更多。而他们对于早期投资依旧抱持旺盛的热情和良好的心态。


易丽君告诉界面新闻:“早期投资其实淘汰率很高,从自己入行到现在,所见过的投资人中,大概一半已经不在这个行业之中了,剩下的一半之中,只有一部分还在继续拼搏。”


“这是一个逆水行舟的行业,不是短期内就能见到收益,所以不适合保守谨慎的人,而且可能还需要一些信仰来支持。”贾珂说,“每个VC都想投出下一个腾讯,但腾讯不是常有,更多的时候,投资人需要不断加强自我认知的学习,我们希望可以一直年轻下去。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新闻资讯